<samp id="gcuyi">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</samp><object id="gcuyi"><s id="gcuyi"></s></object>
  • <blockquote id="gcuyi">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</blockquote>
    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
    <samp id="gcuyi"></samp>
  • <blockquote id="gcuyi"><object id="gcuyi"></object></blockquote>
    <samp id="gcuyi"></samp>
  • <object id="gcuyi"></object>
  • 平凡的世界

    作者:路遙

    九月下旬,在一個秋雨蒙蒙的日子里,孫少安帶著自己的畜力車,來到了原西縣城。

    雨中的原西城非常寂靜。雨水洗過的青石板街上,看起來沒有多少行人,商店的門都開著,但顧客寥寥無幾;售貨員坐在柜臺后面,寂寞地打著深長的哈欠。街道兩邊一些低矮的老式房頂上,水跡明光,立著一行行翠綠的瓦蔥。到處都能聽見淙淙的流水聲。空氣中滿含著土腥味。原西河漲寬了,城內也能聽見遠處河水有力的喧嘩聲。天空灰暗的云朵一直低垂下來,和城外山頂上藍色的霧氣溶接在一起,緩慢上升著向北方涌動,偶爾傳來一聲公雞的啼鳴和幾聲狗的吠叫,那聲音聽起來是濕漉漉的……一年一度的秋雨季節開始了。在農村,莊稼人現在都一頭倒在熱炕上,拉著沉重的鼾聲,沒明沒黑,除過吃飯就是睡覺似乎要把一年里積攢下來的疲乏,都在這雨天舒散出去。多么好啊!朦朧的睡夢中聞著小米南瓜飯的香甜味,聽著自己的老婆在鍋灶上把盆盆罐罐碰得叮當響……但是,孫少安享不成這福了。他現在渾身攢著勁,準備要在縣城大動干戈。這是他的一次命運之戰。

    找到根民的表兄后,他才得知,由于等不到根民的回話,他表兄前不久已把這活包給了別人。聽說他要來,根民的表兄費了好大勁才又把原來包活的人辭退了。

    孫少安倒抽了一口冷氣。

    “那你在什么地方吃住呢?”根民的表兄問他。“只要能干上活,這些都好湊合。人好辦,主要是牲畜。”少安說。

    根民的表兄想了一下,說:“拐峁大隊的書記我熟悉。我們就買他們的磚。我給你寫個條子,你去找他,讓他在拐峁給你尋個閑窯。不過,這得出租錢。我們這是學校,沒空地方。再說,你住在城里,早上拉空車去裝磚,多跑一趟冤枉路……吃飯哩?”

    “如果有住的地方,我準備自己做著吃。”少安說。

    “那好,你現在就到拐峁去,先找個住的地方再說!”

    于是,少安就拿著根民表兄寫的一張紙條,來到拐峁村找到了這里的書記。

    書記為難地對他說:“我們村里沒一眼閑窯啊!”“我歪好不嫌!只要有個能遮風擋雨的就行了。”少安懇求說。

    拐峁的書記想了想,說:“后村頭有孔爛窯,沒門沒窗,和個山水洞一樣,是村里一家人幾十年前廢棄不要的。你如果不嫌,自己去看看……”

    書記用手指了指那孔爛窯所在的地方。孫少安二話沒說,就帶著他的騾子和架子車,一個人來到拐峁村后邊那個偏僻的小山彎里。

    這地方離村子有一里多路,周圍全是荒野。

    當少安找到那孔爛窯時,不免愣住了。這的確象個山水洞:不大的一個廢窯,旁邊塌下一批土,堵住了半個窯口;窯口前蒿草長了一人多高……一切都破敗不堪!

    上一篇:第七章 下一篇:第九章

    上海11选5平台上海11选5主页上海11选5网站上海11选5官网上海11选5娱乐 三亚 | 辽阳 | 商洛 | 如东 | 济源 | 沭阳 | 阜阳 | 东营 | 保定 | 玉溪 | 五家渠 | 汉川 | 湖北武汉 | 顺德 | 象山 | 黔西南 | 枣阳 | 石狮 | 韶关 | 焦作 | 济南 | 十堰 | 黔南 | 黔东南 | 淮北 | 日喀则 | 琼中 | 文昌 | 汉川 | 安顺 | 兴安盟 | 南京 | 赵县 | 瓦房店 | 威海 | 福建福州 | 广州 | 临沂 | 鞍山 | 湖州 | 湖州 | 湛江 | 东莞 | 衡水 | 武威 | 章丘 | 长葛 | 双鸭山 | 鞍山 | 淮安 | 巴中 | 海南海口 | 齐齐哈尔 | 梅州 | 神农架 | 营口 | 大庆 | 建湖 | 周口 | 灌云 | 淮北 | 邯郸 | 铜陵 | 包头 | 东方 | 黔南 | 韶关 | 赵县 | 云南昆明 | 任丘 | 邯郸 | 昭通 | 定西 | 铜川 | 邹城 | 包头 | 梧州 | 本溪 | 益阳 | 泰兴 | 屯昌 | 荆州 | 遵义 | 晋城 | 泰安 | 神农架 | 云南昆明 | 邳州 | 雅安 | 曲靖 | 三门峡 | 垦利 | 株洲 | 德阳 | 台湾台湾 | 琼中 | 运城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