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amp id="gcuyi">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</samp><object id="gcuyi"><s id="gcuyi"></s></object>
  • <blockquote id="gcuyi">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</blockquote>
    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
    <samp id="gcuyi"></samp>
  • <blockquote id="gcuyi"><object id="gcuyi"></object></blockquote>
    <samp id="gcuyi"></samp>
  • <object id="gcuyi"></object>
  • 平凡的世界

    作者:路遙

    在一般人看來,徐國強是個幸福老漢。有吃有穿,日子過得十分清閑。更重要的是,他女婿是這個地區的“一把手”,他活得多么體面啊!走到哪里,人們都尊敬地對他笑;親切地、甚至巴結地問候他,奉承他。他要是來到街頭說閑話的退休老頭們中間,當然就成了個中心人物。

    但是,徐國強老漢自有他的難言之苦。女兒和女婿經常不在家,曉霞和潤葉一個星期也只回來一兩次,平時家里一整天就他一個人閑呆著,活得實在寂寞。如果在原西縣,他還在許多熟人朋友,可以出去走走,說說話,散散心。可是現在他被擱置在水泥樓中的一個小房子里,感覺就象被孤零零地吊在了“半空中”。大街上人那么多,他都不認識。和一些半生不熟的退休老頭說閑話,人家雖然因他是福軍的岳父,很尊重他,但他感到別扭和不自在;不象在原西,他和老朋友們蹲在一起,唾沫星子亂濺,指天罵地,十分痛快。眼下,他實在感到寂寞難忍時,就只能到幾尺寬的陽臺上去,如同站在懸崖上一般,緊張得兩只手緊緊抓著欄桿,茫然地望著街上的行人。他每次都要目送著黃原去省城的飛機消失在遙遠的空中——這算一天中最有興趣的一個瞬間。他也不敢在陽臺上站得太久,否則會感到眩暈。一天之中,他大部分時間在那間十二平方米的房子里消磨。唉,如果象原西一樣住在平房,他還能在院子里營務點什么莊稼。這樓上屁也種不成!在陶瓷盆里養點花?他不會。哼,大地方人也真能!竟然在盆子里種起了東西!他唯一的伙伴就是那只老黑貓。

    黑貓不用說更老了。自到黃原以后,它和他一樣,也懶得出去跑一趟,整天臥在他身邊,挑揀著吃點好東西,然后便打著呼嚕睡覺。他們有時候也拉拉話。當然主要是徐國強說,黑貓聽——它只是在主人說話之時,間隔用“喵嗚”來應酬一聲。后來,他們加添了一個“節目”。徐國強從女兒房間里翻出來一個毛線蛋,在床上把線蛋滾來滾去,讓黑貓撲著去抓。徐國強指教黑貓說:“你也老了,要鍛煉身體哩!要不得個高血壓什么的,又沒個給你治病的醫院!”

    時光靜悄悄地在流逝。世界上有些人因為忙而感到生活的沉重,也有些人因為閑而活得壓抑。人啊,都有自己一本難念的經;可是不同處境的人又很難理解別人的苦處。百事纏身的田福軍和忙忙碌碌的徐愛云一離開這個家,也就很難想象老人怎樣打發一天的日子。至于曉霞,正遨游在青春爛漫的云霞里,很少踏進這個家門來。

    徐國強只能生活在自己孤獨的世界里。他現在最大的安慰就是這只忠實的老黑貓,一直形影不離地陪伴著他。

    上一篇:第二十五章 下一篇:第二十七章

    上海11选5平台上海11选5主页上海11选5网站上海11选5官网上海11选5娱乐 宜春 | 阿里 | 大同 | 朔州 | 珠海 | 汝州 | 海西 | 黔南 | 汝州 | 齐齐哈尔 | 福建福州 | 兴安盟 | 淮安 | 邯郸 | 新余 | 三门峡 | 南京 | 海拉尔 | 九江 | 张掖 | 齐齐哈尔 | 潍坊 | 兴化 | 惠东 | 随州 | 泰兴 | 攀枝花 | 宣城 | 库尔勒 | 贵港 | 屯昌 | 锡林郭勒 | 七台河 | 靖江 | 荆门 | 怀化 | 牡丹江 | 芜湖 | 大庆 | 澄迈 | 临沧 | 建湖 | 德州 | 台北 | 秦皇岛 | 肥城 | 江门 | 无锡 | 临沂 | 衢州 | 灌南 | 眉山 | 高密 | 白沙 | 济源 | 平顶山 | 白银 | 玉溪 | 天长 | 百色 | 中卫 | 渭南 | 兴化 | 黑龙江哈尔滨 | 葫芦岛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百色 | 玉溪 | 安岳 | 鸡西 | 台州 | 阳泉 | 黔西南 | 临沂 | 宁波 | 平凉 | 泰兴 | 燕郊 | 忻州 | 三亚 | 白山 | 衡水 | 库尔勒 | 晋城 | 阜阳 | 漯河 | 诸城 | 香港香港 | 苍南 | 淮安 | 启东 | 石嘴山 | 邳州 | 菏泽 | 诸城 | 儋州 | 秦皇岛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