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amp id="gcuyi">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</samp><object id="gcuyi"><s id="gcuyi"></s></object>
  • <blockquote id="gcuyi">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</blockquote>
    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
    <samp id="gcuyi"></samp>
  • <blockquote id="gcuyi"><object id="gcuyi"></object></blockquote>
    <samp id="gcuyi"></samp>
  • <object id="gcuyi"></object>
  • 平凡的世界

    作者:路遙

    雨唰唰地下著。大牙灣煤礦籠罩在一片水霧之中。地面上很少有人活動。就連礦部大樓前那個平時很熱鬧的小廣場周圍,也變得冷冷清清;只有幾個從鄉下來的零星小販,拿著一點土特產,躲在職工食堂的屋檐下,筒著手,也不吃喝,聽天由命地等待著買主。

    各種機器所發出的聲音,在雨中聽起來格外清脆而響亮。

    到處都是淙淙的流水聲,水流都象泥漿一般又稠又黑。

    黑水河漲寬了。河上那棵根梢分別倒在兩岸的柳樹,軀干已全被黑水淹沒,只露出一些嫩枝綠葉在水面上搖曳。這座有生命的“橋”已不再起作用;人們要過河到對岸,得繞著走上游的石拱橋。

    連日的大雨一掃長期積下的煤塵污垢,使得整個礦區變得清爽了許多。主井下面小山一樣的大煤堆,被雨水洗得油黑發亮,通過礦區的鐵軌蒙上了一層水珠,明晃晃地失去了那種有色金屬的質感。鐵道兩旁青草的鮮綠和遠山云纏霧繞地混沌,都叫人不由生出一縷愁情和傷感來。從山坡黑戶區低短的窩棚中,不時發出男人們粗野的哄笑和吆五喝六的猜拳聲……

    從井下上來的礦工,吃完飯就在雨聲均勻的催眠曲中倒頭就大睡。即是無雨的日子,勞累過度的人們上井后主要的愿望也就是睡覺。

    天氣的好壞不會影響井下的生產。那里的一切都一如既往地進行著。井下的礦工通常難以想象地面上陰雨日晴的變化。只有當他們升上地面,泡過熱水澡,穿著干燥清爽的衣服走出區隊辦公樓的大門,才使自己切實地置身于地面上的生活中。

    煤礦工人并不喜歡陰雨天氣,因為井下常年四季都潮濕陰涼,到處滴嗒著水;他們希望上井后看見燦爛的太陽照耀著一個明亮溫暖的世界——沒有什么人比他們更能感到太陽的親切和可愛了。

    是的,倒霉的陰雨天氣使得礦區這么冷冷清清!這么死氣沉沉!人們除了吃飯就是睡覺。睡!不睡再干啥?孫少平倒在自己的床鋪上,卻怎么也睡不著。

    幾天來,他一直沉浸在一種異常的激動之中,因為再過幾天,就到了曉霞和他約定的那個充滿浪漫意味的日子。他們將在黃原古塔山后面那棵杜梨樹下相會,以不負他們兩年前那地方定下的愛的契約。呀!什么樣的人生幸福能比得上如此美妙的時刻?年輕的朋友,只有你們才有這樣的激情和想象力……

    上個月,親愛的曉霞又到大牙灣來過一次。她那次來是專門向他解釋她和高朗的關系的。因為他流露出的痛苦使她感到不安,便親自跑來和他談這件事——他為此好長時間都沒給她寫信。

    她告訴他,她已經和高朗談過,他們之間除過友誼之外,不可能再有別的什么。她和高朗說明了她和他的感情,說她只愛他。高朗表示自己完全尊重他們的關系。她解釋了這件事后,他們緊緊擁抱著哭了。

    上一篇:第三十一章 下一篇:第三十三章

    上海11选5平台上海11选5主页上海11选5网站上海11选5官网上海11选5娱乐 濮阳 | 贵州贵阳 | 喀什 | 潜江 | 昌都 | 南京 | 广元 | 吕梁 | 楚雄 | 日照 | 贺州 | 白银 | 东海 | 恩施 | 乌兰察布 | 宿迁 | 平潭 | 桓台 | 辽阳 | 锡林郭勒 | 燕郊 | 邹平 | 那曲 | 保定 | 沧州 | 长垣 | 如皋 | 烟台 | 海门 | 陇南 | 晋中 | 溧阳 | 乐清 | 博尔塔拉 | 商洛 | 白沙 | 龙口 | 霍邱 | 扬州 | 任丘 | 滁州 | 本溪 | 济南 | 酒泉 | 汕头 | 漳州 | 诸暨 | 张掖 | 绍兴 | 惠州 | 南京 | 广饶 | 塔城 | 无锡 | 包头 | 运城 | 珠海 | 象山 | 东方 | 玉林 | 承德 | 昌都 | 三沙 | 台湾台湾 | 枣阳 | 海丰 | 廊坊 | 黄山 | 顺德 | 茂名 | 呼伦贝尔 | 达州 | 偃师 | 昭通 | 焦作 | 潜江 | 澄迈 | 淮北 | 天长 | 锦州 | 图木舒克 | 定西 | 湘西 | 神农架 | 淮南 | 攀枝花 | 咸阳 | 长治 | 南京 | 滨州 | 那曲 | 海宁 | 铜仁 | 晋城 | 沭阳 | 齐齐哈尔 | 马鞍山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