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amp id="gcuyi">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</samp><object id="gcuyi"><s id="gcuyi"></s></object>
  • <blockquote id="gcuyi">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</blockquote>
    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
    <samp id="gcuyi"></samp>
  • <blockquote id="gcuyi"><object id="gcuyi"></object></blockquote>
    <samp id="gcuyi"></samp>
  • <object id="gcuyi"></object>
  • 平凡的世界

    作者:路遙

    秋末冬初,地里的莊稼收割完畢,禾場上的活路也隨之結束,莊稼人便漸漸消閑下來。

    山野里綠色褪盡,裸露的大地重新變得荒涼起來。廟坪的棗林顯出了一片嚴峻的鐵黑,枝頭挑掛著稀疏的黃葉,東拉河的水流卻到了旺季,朗朗在喧響著,把潮濕的涼氣擴散到了東西兩岸。

    早晨,地上已經開始結霜。只是在接近中午的時候,天氣才暖和那么一會。大部分農人的棉衣都上了身。

    這時候,有些人即是沒什么買賣,也要到石圪節或米家鎮的街頭去溜達一圈。更多的人閑著沒事,就三五成群蹲在村子各處的陽崖根下說閑話。近一兩年不象責任制剛開始,人們都忙于改變自己的窮光景,誰也顧不上找別人說閑話;經過幾年的拼命勞作,大部分人家都有了些存糧,因此在冬閑的時候有時間湊到一塊說說古朝今世了。

    雙水村各處的“閑話中心”又都自然地恢復。要是閑話說得有了興致,大家還會湊著拿幾升軟小米,割幾斤羊肉,“打平伙”吃一頓小米羊肉丁子飯。另有一些愛紅火熱鬧的人,等不到正月里鬧秧歌,現在就聚在一塊吹拉彈唱,鬧得不亦樂乎;某些破窯洞里不時傳出悠揚的絲弦聲和莊稼人的歡歌笑語……

    雙水村一片歌舞升平景象。

    就在這個時候,一件相當神秘的事正暗中在這個村莊進行著。

    這件事的主角是神漢劉玉升。

    雙水村的這位“精神領袖”最近被北方一個以搞迷信活動著稱的大寺廟任命為這一帶的頭領,負責收繳為神鬼許下口愿的老百姓的布施。這使劉玉升在無形中增強了自己在公眾中的權威。現在誰也不知道這家伙在暗中搜刮了多少愚昧莊稼人的錢財。據有人估計,他足可以和著名的財主孫少安一爭高低。

    神漢也有鄉土觀念。劉玉升在一兩月前突然萌發了一個宏大抱負;他要為雙水村做件好事,把廟坪那個破廟重新修復起來,續上斷了多年的香火,他準備自己拿出一部分浮財,另外讓村民們以布施的方式每家再出一點錢,一定要把這座廟修得比原來更堂皇!

    實際上,劉玉升是以凡人的心理謀劃他的“壯舉”的:他要在雙水村的歷史上留下他自己的一座紀念碑。他立刻成立了一個“廟會”,自任“會長”,同時挑選金光亮任他的“副會長”。

    金光亮對這個職務受寵若驚又深感榮幸。作為地主的兒子,他生不逢時,這輩子大部分時間在村里一直是“人下人”;別說當什么領導人了,當個平頂子老百姓都不得安生。政策松寬后,雖然頭抬起了一些,但在村里還不是受制于人?人家讓他刨廟坪的泡桐樹,他只得刨掉……好,他現在成了“副會長”,雖然共產黨不承認這個官,但許多老百姓承認哩!哼,讓他也坐上幾天官位!

    上一篇:第四十九章 下一篇:第五十一章

    上海11选5平台上海11选5主页上海11选5网站上海11选5官网上海11选5娱乐 焦作 | 巴彦淖尔市 | 呼伦贝尔 | 金昌 | 吉林长春 | 启东 | 枣庄 | 吉林 | 南阳 | 克拉玛依 | 陕西西安 | 扬州 | 溧阳 | 孝感 | 迁安市 | 巢湖 | 宝鸡 | 武威 | 桓台 | 朝阳 | 福建福州 | 大兴安岭 | 阿勒泰 | 灵宝 | 四川成都 | 平凉 | 泗阳 | 平潭 | 衡阳 | 香港香港 | 巴彦淖尔市 | 贵州贵阳 | 泰安 | 孝感 | 基隆 | 象山 | 台山 | 台州 | 湛江 | 天门 | 亳州 | 巴彦淖尔市 | 荆州 | 阿克苏 | 延安 | 南京 | 三亚 | 衡水 | 石狮 | 陕西西安 | 新沂 | 灌云 | 泉州 | 西双版纳 | 焦作 | 山西太原 | 正定 | 阳泉 | 咸阳 | 承德 | 宝应县 | 内江 | 泗阳 | 高密 | 果洛 | 克拉玛依 | 运城 | 宝应县 | 文山 | 宁夏银川 | 果洛 | 龙口 | 瓦房店 | 如皋 | 海东 | 荆州 | 昭通 | 洛阳 | 鹤岗 | 仁怀 | 南安 | 莆田 | 天长 | 平顶山 | 东阳 | 日喀则 | 阜阳 | 清徐 | 鹤壁 | 揭阳 | 大理 | 石河子 | 三沙 | 仁怀 | 廊坊 | 宁夏银川 | 抚顺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