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amp id="gcuyi">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</samp><object id="gcuyi"><s id="gcuyi"></s></object>
  • <blockquote id="gcuyi">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</blockquote>
    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
    <samp id="gcuyi"></samp>
  • <blockquote id="gcuyi"><object id="gcuyi"></object></blockquote>
    <samp id="gcuyi"></samp>
  • <object id="gcuyi"></object>
  • 平凡的世界

    作者:路遙

    田潤葉把中午飯從灶上打回來,放在炕頭那個土臺子爐灶上,先沒顧上吃。她端起一盆熱水開始洗臉。

    這一天夠忙的了!早上,學校安排全校紅小兵到城外去學軍,而且統一規定學生都要穿黃衣服,男學生拿小馬刀,女學生拿紅纓槍。她是三年級的班主任,忙著檢查學生們的這些“武器”是否齊備,服裝是否符合學校要求。接著就帶著孩子們在城外走了十幾里路,捉了一會“特務”。回來累得睡了一陣,還沒來得及洗臉,又是教師的集體政治學習時間,只好跑到會議室聽學校革委會主任念了一篇“毛選”。眼下就是這樣,一星期不上幾天課,大都是教師帶著學生,學軍,種地,上街搞宣傳,把人忙亂得不可開交。

    她洗完臉,細心地梳理完頭發,才搬了個小凳坐在爐灶前。她望著一碗土豆菜和一個玉米面饃怔怔地出神,還是沒有動筷子。學校灶一個月只有二兩細和六斤細糧,其余的都是玉米面和高粱米,菜總是白水煮土豆,里面沒有幾滴油。她忙了,就不回二爸家去,在學校湊合著吃這伙食。

    潤葉沒動筷子,倒不是嫌這飯菜不好——盡管家庭條件優裕,但她從來不是個嬌氣人。她現在坐在這里發愣,是在想她的心事。

    自從去年秋天以來,她二爸家出現了一個不速之客。起先她認不出來這個敦敦實實的青年是誰,但覺得有點面熟。后來她才知道,這是李叔叔家的兒子李向前。向前在中學時比她高兩個年級,因此她并不熟悉這個人,當時見了面也只能大約判斷象是一個學校的。

    向前的父親也是縣革委會的副主任,和她二爸一塊共事,到二爸家里來過好些次,她倒認識。向前的母親聽說是縣醫院的書記,是她二媽的領導,有時也來二媽家串門,她也認識。只是李向前以前從不上她二爸家來。

    可是,自從去年秋天以來,他隔幾天就來一回。每次來的時候,總要到她窯里來東拉西扯說半天話。他是縣貿易經理部的汽車司機,經常跑外面,因此知道許多省城和外省的事,給她說個沒完。每次臨走時,他都問她在外地捎得買什么東西不?她都說不買。她在心里對這個人已經有點煩。她已聽夠了他那些溝里上洼里下的不上串話。但她不好意思表示她的反感——他父母親和她二爸二媽一塊共事,而且他媽還是她二媽的領導!

    可是,有一天,他來的時候,竟然當著她二媽的面,拿出在省城買來的一件紅線衣,對她說:“我碰上這么件衣服,覺得你穿上肯定合適,就給你捎著買來了。這是上海新出的一種線衣。哈呀,你不知道,買的時候,眾人都搶,我插了一回隊,還和一個人吵了一架,好不容易才買到了手……”

    上一篇:第十一章 下一篇:第十三章

    上海11选5平台上海11选5主页上海11选5网站上海11选5官网上海11选5娱乐 梅州 | 韶关 | 临汾 | 宣城 | 吴忠 | 海东 | 达州 | 毕节 | 亳州 | 德阳 | 扬州 | 湖南长沙 | 大庆 | 常德 | 双鸭山 | 定州 | 琼中 | 肇庆 | 运城 | 宜都 | 云南昆明 | 阿拉善盟 | 西双版纳 | 海南海口 | 鹤岗 | 大理 | 塔城 | 巴彦淖尔市 | 沭阳 | 丹东 | 霍邱 | 绵阳 | 湖北武汉 | 海拉尔 | 嘉峪关 | 荣成 | 漯河 | 玉树 | 达州 | 昌都 | 咸宁 | 承德 | 伊春 | 通辽 | 溧阳 | 绥化 | 赣州 | 泗洪 | 肥城 | 高雄 | 和田 | 台北 | 抚顺 | 济宁 | 邹平 | 屯昌 | 萍乡 | 昌吉 | 牡丹江 | 淮安 | 江西南昌 | 酒泉 | 塔城 | 东海 | 灵宝 | 河北石家庄 | 延边 | 衡水 | 亳州 | 山东青岛 | 中卫 | 绥化 | 呼伦贝尔 | 泸州 | 日喀则 | 天门 | 黔南 | 天水 | 石嘴山 | 五家渠 | 乌兰察布 | 章丘 | 日喀则 | 无锡 | 玉环 | 临猗 | 三门峡 | 伊春 | 德州 | 枣庄 | 南安 | 昌吉 | 那曲 | 新乡 | 临沧 | 株洲 | 孝感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