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amp id="gcuyi">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</samp><object id="gcuyi"><s id="gcuyi"></s></object>
  • <blockquote id="gcuyi">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</blockquote>
    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
    <samp id="gcuyi"></samp>
  • <blockquote id="gcuyi"><object id="gcuyi"></object></blockquote>
    <samp id="gcuyi"></samp>
  • <object id="gcuyi"></object>
  • 平凡的世界

    作者:路遙

    孫少安萬萬沒有想到,公社突然派人來丈量他們隊的豬飼料地。幾天前他就聽福高說,大莊河他姨夫因給社員多劃了豬飼料地,被公社叫去盤查了一天。他心里一直擔心這件事,但這件事還是發生了。公社剛來人時,他以為是他們隊誰告了狀,但又聽說公社在其它隊也普查豬飼料地的情況,只好硬著頭皮等著挨戳了。

    這多年來,提起豬就能把人愁死。先前,公社每年根據國家要求,給每個大隊硬行分配生豬交售任務。反正不管三七二十一,到年底平均兩戶按標準交售一口肥豬。喂肥一口豬得多少糧啊!這年頭,人都沒糧吃,怎能有豬吃的糧食呢?但沒辦法,國家要拿豬肉支援第三世界,每年的任務非完成不行。誰家完不成任務,就要把人口糧扣除一部分。

    沒有人喂得起豬。隊里沒辦法,由田福堂出面給公社做工作,看能不能用生產隊集體的羊來頂豬。公社通了人情,說可以,但必須用綿羊來頂。一年下來,全村的綿羊就快絕了種。

    看來這不是辦法,還得要落實到家戶來養豬。

    大隊小隊干部沒明沒黑地開會,但連一戶也落實不了。金俊山提出,是不是隊干部先帶個頭,一人應承喂一口豬,然后再做社員的工作。但其他干部都譏諷他說:你有能力帶這個革命頭哩!我們沒能力!再說,當干部一晚上開會熬眼已經夠了,還帶這個頭!你要帶你帶吧!最好你金俊山一家人辦個豬場,把隊里的任務都包了!

    金俊山立刻張口結舌退到大隊部的灶火圪嶗里,再不吭聲了。

    還是孫玉亭有辦法,提出用抓紙蛋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。大家想來想去,再沒有好辦法,就只好采納了孫玉亭的建議。

    抓紙蛋的時候,全村人象進行一次集體占卜活動。一個個提心吊膽,用顫抖的手,在大隊辦公窯炕桌上那只不祥的黑老碗里,如同抓自己的命運一般,一人抓回一個揉成一團的小紙蛋。有的人展開紙團,笑得鼻子涎水都顧不得揩;有的人一下子臉象黑霜打了一般;甚至還有抱住頭當場哭得鼻子一把淚一把的。提出這個絕妙辦法的孫玉亭,幾乎年年能“抓”到一頭豬,回去常常讓賀鳳英罵得狗血噴頭。

    到了年底,莊稼人好不容易把豬喂起來,吆到石圪節去交售。為了達到標準斤稱,交售的那天,每家人都給豬好吃好喝一頓——說不定幾斤糧食就能決定一口豬能否夠斤稱。但是,由公社糧站和石圪節食堂幾個廚師組成的收豬機構,也不是吃素的。他們知道老百姓這點小小的狡猾伎倆,決定豬吆來后,先不過秤,集中圈在一起,等屙尿完了再說。于是,交豬的人除多貼賠了幾斤糧食,還得多耽誤半天功夫。那些日子,石圪節到處都蹲著愁眉苦臉的莊稼人。他們實在沒辦法,又開始千方百計賄賂收購豬的人,而收豬的人倒用這辦法給自己的腰包里增加了不少外塊。

    上一篇:第二十一章 下一篇:第二十三章

    上海11选5平台上海11选5主页上海11选5网站上海11选5官网上海11选5娱乐 新疆乌鲁木齐 | 宜昌 | 通辽 | 河南郑州 | 三亚 | 永州 | 莱芜 | 阳泉 | 如东 | 营口 | 临夏 | 宁波 | 曹县 | 鹰潭 | 阿拉善盟 | 怀化 | 吉林长春 | 简阳 | 铁岭 | 建湖 | 长垣 | 南安 | 潮州 | 海宁 | 南平 | 定安 | 抚顺 | 鄂尔多斯 | 滁州 | 迁安市 | 苍南 | 宜昌 | 安阳 | 吕梁 | 启东 | 漯河 | 泰兴 | 双鸭山 | 雄安新区 | 无锡 | 宜都 | 大丰 | 莱州 | 公主岭 | 金昌 | 长垣 | 石狮 | 燕郊 | 靖江 | 东海 | 营口 | 湛江 | 咸阳 | 包头 | 郴州 | 徐州 | 兴安盟 | 忻州 | 松原 | 巴中 | 娄底 | 汕尾 | 莱芜 | 基隆 | 阳春 | 延边 | 乳山 | 安徽合肥 | 百色 | 邳州 | 汉川 | 海宁 | 晋江 | 滕州 | 衢州 | 靖江 | 玉环 | 果洛 | 茂名 | 张家口 | 三明 | 邯郸 | 永新 | 吉林 | 吉安 | 玉林 | 南阳 | 安阳 | 黑河 | 南平 | 曹县 | 惠东 | 枣庄 | 昌吉 | 赣州 | 芜湖 | 曲靖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