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amp id="gcuyi">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</samp><object id="gcuyi"><s id="gcuyi"></s></object>
  • <blockquote id="gcuyi">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</blockquote>
    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
    <samp id="gcuyi"></samp>
  • <blockquote id="gcuyi"><object id="gcuyi"></object></blockquote>
    <samp id="gcuyi"></samp>
  • <object id="gcuyi"></object>
  • 平凡的世界

    作者:路遙

    孫少安其實并沒有任何可辦的事。他只是感到一種無法言語的難受和痛苦,不愿意和父親、妹妹一塊相跟著回家。他想一個人度過一段時間,讓積壓在胸中的悶氣慢慢消散出去。

    他在人跡稀稀拉拉的石圪節街上毫無目的地遛達著。盡管一天只吃了一頓飯,也覺得不饑餓。好在街上再沒碰見熟人,他可以把精神集中在自己的內心。

    直等到太陽落山以后,他才一個人慢慢地通過石圪節那座小橋,踏上了通往雙水村的公路。

    走不多遠,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。不過,快要滿圓的月亮從東拉河對面的山背后靜悄悄地露出臉來,把清淡的光輝灑在山川大地上。萬物頓時又重新顯出了面目,但都象蓋了一層輕紗似的朦朦朧朧。暑氣消散,大地頓時涼爽下來。公路兩邊莊稼地里的無名小蟲和東拉河里的蛤蟆叫聲交織在一起,使這盛夏的夜晚充滿了紛擾和騷亂。

    孫少安穿一件破爛的粗布小褂,外衣搭在肩頭,吸著自卷的旱煙卷,獨個兒在公路上往回走。他有時低傾著頭;有時又把頭揚起來,猛地站住,茫然地望著迷亂的星空和模糊的山巒。一聲長嘆以后,又邁開兩條壯實的長腿走向前去……痛苦,煩惱,迷茫,他的內心象洪水一般泛濫。一切都太苦了,太沉重了,他簡直不能再承受生活如此的重壓。他從孩子的時候就成了大人。他今年才二十三歲,但他感覺到他已經度過了人生的大部分時間。沒吃過幾頓好飯,沒穿過一件象樣的衣服,沒度過一天快活的日子,更不能象別人一樣甜蜜地接受女人的撫愛……什么時候才能過幾天輕松日子?人啊!有時候都比不上飛禽走獸,自由自在地在天空飛,在地上走……

    一種委屈的情緒使他忍不住淚水盈眶。他停在路邊的一棵白楊樹下,把燙熱的臉頰貼在冰涼的樹干上,兩只粗糙的手撫摸著光滑的楊樹皮,透過朦朧的淚眼惆悵地望著黑糊糊的遠山。公路下面,東拉河的細流發出耳語似的聲響。夏夜涼爽的風從川道里吹過來,搖曳著樹梢和莊稼。月亮升高了,在清朗的夜空冷淡地微笑著。星星越來越繁密,象在一塊巨大的青石板上綴滿了銀釘……孫少安在白楊樹下站了一會,又開始往回走。走不多遠,他就看見了雙水村星星點點的燈火。

    一股溫暖的激流剎那間漫過了他的心間。那燈光下,有他親愛的家——親人們的臉龐都在他的眼前浮現出來了。

    于是,頭腦中迷茫的云霧頃刻間消散,滾燙的額頭重新又涼了下來。他頓時感到他剛才的情緒充滿了危險。是的!一家老老少少都依靠和指望著他,他怎么能這樣胡思亂想呢?不,他應該象往常一樣,精神抖擻地跳上這輛生活的馬車,坐在駕轅的位置上,繃緊全身的肌肉和神經,吆喝著,吶喊著,繼續走向前去。如果他垮了,說不定人仰馬翻,一切都完了……

    上一篇:第二十二章 下一篇:第二十四章

    上海11选5平台上海11选5主页上海11选5网站上海11选5官网上海11选5娱乐 怒江 | 乐平 | 儋州 | 三沙 | 上饶 | 周口 | 黄山 | 山东青岛 | 鄂尔多斯 | 龙岩 | 张掖 | 包头 | 青州 | 广元 | 琼中 | 白城 | 秦皇岛 | 焦作 | 湘西 | 东莞 | 广元 | 章丘 | 保山 | 吉林长春 | 百色 | 崇左 | 诸城 | 洛阳 | 甘孜 | 防城港 | 保亭 | 南阳 | 河池 | 肇庆 | 厦门 | 琼海 | 海丰 | 恩施 | 大理 | 喀什 | 新疆乌鲁木齐 | 海南 | 亳州 | 黄冈 | 云南昆明 | 洛阳 | 宝鸡 | 随州 | 沧州 | 寿光 | 温州 | 深圳 | 安康 | 阿拉善盟 | 新沂 | 曹县 | 延边 | 馆陶 | 云浮 | 钦州 | 义乌 | 保山 | 邢台 | 乌海 | 开封 | 巴中 | 黄冈 | 雅安 | 营口 | 灌云 | 中卫 | 丹阳 | 宁夏银川 | 眉山 | 舟山 | 达州 | 泰州 | 遵义 | 吉林 | 汝州 | 固原 | 黄山 | 江西南昌 | 遵义 | 昌吉 | 衢州 | 怀化 | 锡林郭勒 | 涿州 | 大丰 | 厦门 | 南京 | 武夷山 | 襄阳 | 阳泉 | 海丰 | 泸州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