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amp id="gcuyi">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</samp><object id="gcuyi"><s id="gcuyi"></s></object>
  • <blockquote id="gcuyi">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</blockquote>
    <label id="gcuyi"></label>
    <samp id="gcuyi"></samp>
  • <blockquote id="gcuyi"><object id="gcuyi"></object></blockquote>
    <samp id="gcuyi"></samp>
  • <object id="gcuyi"></object>
  • 平凡的世界

    作者:路遙

    孫少平在高中的最后一個學期開始了。

    從一九七五年春天起,他在原西中學已經不知不覺度過了一年半的時光。

    一年半是漫長的。他在這期間忍饑、忍辱、忍凍,心中留下數不清的痛苦記憶。

    他又感到一年半是短暫的。他在這里也有過歡樂和愉快,懂得了不少事,結交了朋友,獲得了友情,開闊了眼界,拋棄了許多純屬“鄉巴佬”式的狹隘與偏見……一切都好象才剛剛開始,可馬上就要結束了。

    但不論怎樣,他還是為終于快熬到了高中畢業而高興。這一切多么不容易啊!

    他更為高興的是,他已經跨過了十八歲的年齡。這就是說,他已經成了大人。即使高中畢業回去勞動,也能扛起一頭子了,從心理方面說,他現在也已經有了強烈的獨立意識。在以前,他總覺得自己是個娃娃,得依靠大人。現在,即便是沒有大人,他也感覺能在這個世界上生活下去。他的另外一個成熟的標志,就是對大人的行為開始具備批判的眼光。以前父親和大哥說的話和做的事,他都認為是對的。可現在就不見得了。不過,目前這種批判性的意見只在心里而不會表現在嘴上,更不會表現在行動上。

    總之,也可以這樣說,他現在已經初步有了他自己的生活觀——盡管這一切的確是剛剛才開始。

    他現在最為遺撼的是,他在這一年半中請假的時間太多了。學校盡管經常搞政治運動和出山勞動,但總還上一點文化課。他耽誤的課太多,以至都無法彌補了。本來眼下的一張高中文憑就不包含多少學識,他的這張文憑更不值幾個錢,僅僅能說明個學歷罷了。這倒不是說,他在這一年半里一無所學。不,他閱讀過不少課外書。從學校的傳統眼光看,這種學習是極不規范的。但在一個人往后的日常生活中,也許這種學習比課本知識更為有用;只不過參加正式的考試就不行了。不管在以前還是在以后的中國文科考試中;也不論大、中、小學,一律都在基本規定的“教學大綱”的范圍內。而許多這樣的考試已和舊朝代的“八股”無異。中國這種考試方式鼓勵了死記硬背,但往往排斥了真正的才學。

    孫少平的遺撼倒不在文科方面,主要是數、理、化。他誤得太多,前后接不上碴,雖然這學期聽課,也聽不懂。聽不懂就聽不懂,反正也不上多少課——現在學校上課已是一件附帶的事。

    現在,他沒有事的時候,就仍然看課外書。曉霞還象以前一樣,從她家里拿許多書來讓他看。他們每天也在學校操場的報欄前不期而遇。星期六的時候,曉霞還把她爸訂的《參考消息》給他拿來,他星期天就哪里也不去,興致勃勃地看這些外國通訊社的電訊稿,腦子里在許多國家游蕩老半天。

    上一篇:第三十六章 下一篇:第三十八章

    上海11选5平台上海11选5主页上海11选5网站上海11选5官网上海11选5娱乐 三门峡 | 汕头 | 双鸭山 | 吉林 | 南阳 | 东海 | 珠海 | 汕头 | 郴州 | 乐山 | 文山 | 甘孜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基隆 | 仙桃 | 库尔勒 | 运城 | 张掖 | 宿州 | 乳山 | 三门峡 | 荣成 | 锡林郭勒 | 保山 | 丹阳 | 扬州 | 邳州 | 钦州 | 东莞 | 乌兰察布 | 海丰 | 如东 | 甘南 | 朝阳 | 锦州 | 沭阳 | 揭阳 | 临汾 | 汕头 | 鹤壁 | 迁安市 | 黔东南 | 山东青岛 | 泰州 | 禹州 | 江门 | 台中 | 孝感 | 绵阳 | 九江 | 宁波 | 莱州 | 南充 | 宝鸡 | 昭通 | 宿迁 | 日喀则 | 内江 | 许昌 | 滨州 | 海西 | 延安 | 娄底 | 赣州 | 黑河 | 丽水 | 东莞 | 贺州 | 滕州 | 宁国 | 张北 | 河池 | 滁州 | 临汾 | 兴化 | 章丘 | 萍乡 | 新沂 | 咸阳 | 包头 | 东莞 | 嘉兴 | 达州 | 楚雄 | 日喀则 | 绵阳 | 阿拉尔 | 海拉尔 | 锦州 | 中卫 | 达州 | 长葛 | 长葛 | 赣州 | 赤峰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三亚 |